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诛砂_ 第四十四章 相送-

时间:2021-07-07 18:30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希行小说诛砂 第四十四章 相送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变调的喊声在轰隆声中响起。

    安哥俾张开手冲在地上踉跄的女孩子奔去。

    女孩子毫不迟疑的抓住他的胳膊。

    “跑!”谢柔嘉喊道。

    安哥俾将她抱起来转身就跑。

    “邵铭清我祖母。”谢柔嘉又喊道。

    冲她奔来的邵铭清立刻转身冲到跌坐在地上的谢老夫人身边,将谢老夫人背起来向下跑去。

    山脚下的人已经看呆了。

    他们几乎没有看清安哥俾怀里是怎么蹦出来一个女孩子的。

    那个女孩子!

    “嘉嘉!”谢文兴大喊一声,拔脚就迎过去,一面招呼着仆从,“快快快!”

    矿工们仆从们这才回过神跟着谢文兴向山上跑去。

    谢大夫人也松开谢柔惠向这边跑去。

    谢柔惠失去了支撑一个踉跄差点再次摔倒,她抬起头看着那跑来的和迎去的人们。

    怎么可能?

    她怎么还没死?她怎么又没死?

    “好了,好了,到这里就可以了。”谢柔嘉喊道。

    安哥俾立刻停下脚,看到他们停下来,邵铭清也放下谢老夫人。

    谢文兴带着仆从矿工们到了眼前,谢文兴停下来,矿工仆从们则呼啦啦继续向上跑去,他们不是来迎接谢老夫人和谢柔嘉的,而是要越过她们,当山石滚落的时候成为人墙挡住。

    谢大夫人扑到谢老夫人身前。

    “母亲,母亲。”她哭着喊道,查看谢老夫人。

    “我没事,我没事。”谢老夫人说道,颤巍巍的要起身。“嘉嘉,嘉嘉呢?”

    谢柔嘉应了声几步走过来。

    “祖母…”她喊道,话音未落,谢大夫人扬手就给了她一耳光。

    谢柔嘉余下的话就被打断了。

    “你干什么!”谢大夫人泪流满面,嘶声喊道,“你干什么!我生下你养你这么大,就是让你去死的吗?就是让你为了别人去死的吗?”

    她喊着扬起手又打过来。谢文兴忙拦住。

    “你现在说这些做什么!事情已经这样了。快看看嘉嘉受伤了没?”他急道,一把将谢大夫人推开,拉着谢柔嘉左右上下打量。“嘉嘉,嘉嘉你怎么样?你怎么样?”

    他的心肝宝贝终于回来了,哪怕缺胳膊少腿瞎了眼破了相,只要还有命在就够了。

    这种情况下都能保命出来。可见真的是天佑的丹女啊。

    不听话就不听话吧,总比黑心眼的那个好。一个连不怎么亲近的堂妹都能舍命相救的人,绝对不可能生出害死亲爹的念头。

    “父亲母亲,祖母,嘉嘉。”谢柔惠跌跌撞撞的跑过来大声的喊道。“快,快走啊,山要塌了。整座山都要塌了。”

    从欢喜震惊中醒过来

    身后的轰鸣声不断,远处的山石不停的滚落。地面的摇晃也越来越厉害。

    这山真的要塌了。

    谢大夫人看向身后,这么大的山一下子坍陷,方圆百里的人一定会察觉,那谢家青山矿出事的事还是瞒不住了。

    折腾这一场到底是一场空。

    谢柔惠看着谢柔嘉。

    对啊,活着就算活着了,可是你这活下来添的乱大家可得看得清楚明白。

    原本不会这样的,明明已经顺利的完成了,偏偏这丫头……

    谢大夫人看向谢柔嘉,女孩子浑身都是土,衣衫破烂血迹斑斑,不成人样。

    冤孽啊冤孽。

    谢柔惠站在谢柔嘉身边伸出手。

    “嘉嘉,你怎么样?你吓死我们了。”她哽咽说道。

    是啊,除了吓死家里人,打乱家里的安排,一点有用的事都没有做。

    “好了好了,人好好的就好了,只要有人在,什么都好说。”谢文兴说道,拂开谢柔惠的手,自己搀扶着谢柔嘉,“快走我们快走,先离开这里。”

    不这样又能如何,祭祀已经闹成这样子,洞口也塌了,再让人填井也找不到地方填了。

    罢了罢了,谢大夫人扶住谢老夫人。

    “走吧。”她说道。

    所有人都迈步,在后充作人墙的仆从矿工们也跟过来,只有谢柔嘉没有动,看到她没有动,安哥俾和邵铭清也都停下来。

    “怎么了嘉嘉?走不动了?”谢文兴急急的问道,一面弯身蹲下来,“来,父亲背你。”

    谢柔嘉转过身看着山上。

    坍塌声轰鸣,犹如万马奔腾。

    但其实这吓人的咆哮声是山痛苦的嘶吼。

    正如在洞里所见,这座矿山已经耗尽,如同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

    家里传下的矿山的经文里都提到过的撑山骨,撑山骨就是将支撑不住的出现问题要坍塌的矿山撑住,最初是为了被困的矿工们争取时间逃生,到后来则更多用在了争取挖出更多的朱砂上。

    不管是为了什么都是要让保住矿山的命脉,让它残喘不灭。

    但在赤虎经里,还提到了一个断喉骨,与撑山骨不同,这是专门要断了矿山的命脉。

    对于依靠矿山而生的人们来说,这是不可能去做的事。

    但是现在看着这矿山,如同一个可怜的老人支撑着身子,却不能立刻死去,哀嚎着,骨肉剥离着,一点点熬着,熬到所有的骨头都断裂,瘫倒在地上再痛苦的一口气少过一口气的直到耗尽最后一口气才死去。

    它已经很痛苦了,它给予的已经够多了,就让它死的痛快一些,体面一些吧。

    谢柔嘉看着眼前站立的一排矿工仆从。

    “谁跟我上山?”她大声喊道。

    上山?

    众人愕然看着山上不断滚落的山石,感受着颤抖的地面。

    这时候上山?

    “行了,你快下去吧,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这个矿山我们不要了。祭祀也不要了。”谢大夫人喝道。

    谢柔嘉没有理会她,而是举起手。

    “这个矿山献出了那么多朱砂,它宽宏又大方的任人索求,它从来不曾有过反抗,现在它再也不能提供朱砂了,它要死了,以后它就是一座死山。寸草不生。鸟兽皆无,人迹罕至,你们这些陪伴过它的人。有谁愿意跟我一起去送它一程,有谁愿意跟我去给它送终?”她大声的说道。

    给矿山送终?这是什么意思?

    谢家诸人怔怔,而眼前站着的矿工们则随着谢柔嘉的话音落纷纷举起手。

    “我愿意!”

    “我愿意!”

    “我从小就生在大青山上,我愿意去给它送终!”

    喊声此起彼伏。

    “跟我来!”谢柔嘉一摆手喊道。拔脚向山上跑去,“我带你们去。我一定能带你们回来!”

    安哥俾毫不犹豫的跟着迈步。

    “跟柔嘉小姐来,柔嘉小姐带我们去,柔嘉小姐一定能带我们回来!”他也跟着大声喊道。

    “柔嘉小姐!柔嘉小姐!”

    激动的矿工们齐声喊道,乱哄哄的跟上去。

    看着这群人迎着滚落的山石跑去。余下的人目瞪口呆。

    疯了吗?

    “谢柔嘉!”

    “柔嘉!不要胡来啊!”

    谢大夫人和谢文兴第一个反应过来,发出喊声。

    谢大夫人同时还抬脚追上去。

    “拦住她!”谢老夫人喝道。

    还站在后方的几个仆从忙挡住了谢大夫人。

    “母亲!”谢大夫人回头流泪喊道,“还要任她胡闹吗?她到底要干什么啊?她就这么想死啊。那我当初还不如生下来就掐死她!”

    “是啊是啊,母亲。她是嘉嘉啊,她不能有事啊!”谢文兴也急道。

    “她不会有事。”谢老夫人说道,“她在做她该做的事,她善待山神,山神也不会伤害她。”

    这种事也只是说说!那些石头可不长眼,那些裂缝也不分人!

    谢文兴忍不住跺脚,真是恨不得飞过来将这死丫头揪回来!

    谢文兴看向山上。

    这些人怎么跑的这么快?

    那现在怎么办?既然追不上,那就先下去吧。

    谢文兴看向其他人,却见谢大夫人谢老夫人邵铭清,包括谢柔惠在内都没有迈步,而是站定看向山上。

    那队人已经由最初的蜂拥而上,变成了一个长队,可以清楚的看到那女孩子走在最前方,在山石滚落山顶坍陷的轰轰声中还有号子声响起来。

    一二三四五呦嘿。金木水火土。

    未曾开歌路呦嘿。要打锣和鼓。

    亡者抬在荒郊行呦嘿,送灵泪如雨。

    盘古处分到如今呦嘿,死去皆归土。

    谢柔嘉放慢了脚步,举起手摆动着向左迈步,重重的跺在一块山石上,发出清晰响亮的山石撞击的声音。

    “我打鼓!”她大声唱道。

    矿工们随着她的样子摆动向左跺脚。

    “我来和!”他们齐声唱道。

    谢柔嘉退步跺脚。

    “唱一个号子!”她唱道。

    矿工们再次跟着迈步跺脚。

    “我来和!”

    一步一唱,一唱一和,随着谢柔嘉的引路,原本直直的队伍变成了一个圆圈,在陡峭的山崖上,重重的跺脚舞动着。

    “看这山上满山红!那是什么红!”

    “朱砂红,红朱砂。”

    “看这山上一片白!那是什么白!”

    “枯骨白,白枯骨。”

    在这摇摇欲坠的山崖上,十几人摆手抬脚旋舞着跺动着,口中应和着歌声,以脚步踩踏山石发出的声音为鼓乐,在四面的山石不断的滚落中,出神忘我神态酣畅如痴如狂。

    他们的脚下没有踩空一块山石,总能在山石塌陷滚落的时候准确的随着号子声抬脚避开。

    坍陷的地面越来越越多,他们舞动的圈子也越来越小,沙哑女声吟唱的号子也越来越急促,最后没有了字词,只剩下一声声哼,伴着这哼声,众人的脚步不断的落下抬起落下抬起落下。

    终于在一声哼之后落脚,哗啦一声众人脚下地面一起坍陷。

    号子声戛然而止,所有人都跌跪在地上,如梦初醒。

    “停了。”一个矿工喃喃说道。

    “当然停了,你都坐在地上了。”旁边的矿工说道。

    那矿工摇头。

    “不不,我不是说我们停了,是说都停了。”他说道,抬起手指向四周。

    都停了?什么都停了?

    矿工们下意识的随着他的手看去。

    山石停下了滚落,山顶停下了坍陷,地面停下了颤抖,耳边停下了轰鸣。

    整个矿山一片死静。

    它死了。

    神魂精气一口气吐出散了,没了神魂,这里只剩下石头砂土,不会挣扎不会痛苦也不会坍陷了。

    谢柔嘉站起身来,冲着这山环环一拜。

    走好。

    ************************************************************************************************************************************

    明早见(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